白鸟飞烟

酷爱大白话的蹲角落发霉比赛选手

梦境

*太中
*有私设
*死亡情节预警

太宰治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他梦见自己反常地没有缠上绷带,而是套着一件清爽的、白底绿图案的短袖上衣,闻起来还有点洗衣粉的清香。再配上他身上黑色的裤子,与用水打湿了撩到脑后的头发,赫然是一副学生打扮。
而且更加反常的是,此时的他正奋力蹬着一辆破旧的黄色单车,风一般地驰过横滨的大街小巷。

也许是因为在梦里,所以到处都没有人,连鸟儿也不见一只,清脆的车铃一路洒在空旷的街道上。廉价的白色耳机中,一个女人吚吚哑哑地唱着悠长的老调子,里头还不时闪过一阵不和谐的滋滋电流声。
他目标明确地停在了一家花店前面。这间花店没有挂招牌,也没有任何标识。外面的人只能看见那擦得透亮的玻璃门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还有在橱窗后争奇斗艳的各色花卉。

太宰治状似潇洒地一把将那辆嘎吱乱响的破单车推到墙边,站到了门口时,他才恍然发现,自己居然像一个毛头小子一样,对那玻璃门后的事物升起了些微期待,以至于他的心脏都在荷尔蒙的驱使下砰砰乱跳起来。但他也并没有试图让自己的呼吸平稳下来,而是又胡乱抓了一把头发,清了清嗓子,一边推开门一边开口道:“——”

下一秒,太宰治在自己的床上醒来。
按下过于吵闹的闹铃后,他只盯着天花板看了三秒钟,就把梦中的情景抛在了脑后。清醒后的少年从床上坐了起来,娴熟地把新绷带缠上赤裸的臂膊,再把衬衫的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紧紧地贴住胸膛,俨然就是黑手党中令人闻风丧胆的最年轻的干部。

拉开窗帘后,七点钟熹微的晨光洒满了整个房间。他走进洗手间,面无表情地打开水龙头,就着冰凉的流水,仔细地清理掉指甲缝中的一点红褐色的血块。
——昨天夜晚的任务实在是闹得太晚了,偏偏他还要负责把呼呼大睡的搭档送回据点,不得不为此缩短了自己睡前的清理时间,以致于不慎在手上留下了一点残余的痕迹。

太宰治注视着凝固的血块被水流裹挟着、打着转冲入通向大海的肮脏的下水道时,不知为何,竟然升起了一点艳羡之情。
在同龄青年尚且无忧无虑地在学校读书的时候,太宰治已经混迹于血肉与金钱一同挥洒的世界中。他并非不能选择那一条正常而安全的路线,但那条路实在太过直接,一眼就望得到头,反而带给了他更大的迷茫。太宰治看不出,沿着路标走下去的意义到底为何。
可当他另辟蹊径,拐上了这条没有路灯的岔路时,他却失望地发现这条路只保有表面上的神秘,那尽头依然是一眼就能望见的,甚至比之前的那条路还要狭窄。
尽管目能所及的选择只剩下灭亡一途,太宰治还是暂且坚持站立在这条熙熙攘攘的道路上,没有放弃希望。但当他看着这无知无觉的血块奔向它最终的坟墓时,他突然觉得这样也挺好。

干部大人对着镜子整了整领子,与里头那个人相视一笑,随后哼着自己胡编的走调小曲,脚步轻快地走出了卧室。

时隔一周的星期二上午,中原中也站在顶层的首领办公室中,一丝不苟地朝办公桌后的森欧外行了一个脱帽礼。
“中也君。”森欧外端坐在宽大的办公椅上,十指交叉,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下令,“双黑从今天开始就解散了,芥川暂时移交到你组下。”
“是。”
“另外,我希望你能讲述一下那一天你所见的太宰君——务必详细。”

中原中也思考片刻,开口道:“那天早上的时候,我是在街上遇到他的。”

那天凌晨时下了一点小雨,所以地面还残留着一点水痕。
当中原中也走向事务所大楼的时候,他看见了本应该待在办公室的那个搭档——他正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在人行道上左蹦右跳,惹得经过的路人纷纷对他行注目礼。

这并不令人意外。在中原中也看来,太宰治就是那种上一秒还在嬉皮笑脸地开一个冷笑话,下一秒就能以最大的恶意讽刺他人的人,他与人和谐相处的时间稀少得可怜。
自从遇见太宰治后,中原中也只觉得自己迟早要衰老十岁。如果可以回到过去,他绝对会绕到另一条更远的路以便不和这家伙打交道。但为了防止“有人认出这个家伙是通缉令上的一员,进而彻底败坏港口黑手党的形象”这一灾难发生,他还是艰难地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
“太宰……你在干什么?”

“跳格子。”太宰治头也不回地答道,“只能落到红色的格子上,踩一个加五分,踩到一个白色格子上倒扣十分。哦,对了,如果踩到上面还有水的红格子要倒扣三分。”

“……我对你的游戏规则一点兴趣也没有。你给我听着,太宰。如果这是休息日的话,不管你是去玩自杀还是在这里跳格子我都不会来理你,因为光是遇见你就已经让我的心情够糟糕了。”中原中也抱着手臂,拧着眉,近乎粗暴地打断了他的话,“但很不幸的,今天是工作日——你的任务呢?”

“总是工作工作的会秃顶的啊,中也。”
“哈?不干正事,总是沉溺于自杀性行为,这会让你更快秃顶的吧,混蛋太宰。”
“自杀会导致秃顶……?看来中也你对自己的未来很好地做过研究嘛,你那顶滑稽的帽子果然是为以后准备的吧。”
太宰治终于停下了自己的脚步。他的声音中满是戏谑的笑意,但当他半转过身子来时,中原中也只看见了他平静无波的面容。那双鸢色的眼睛中只有一潭深不见底的死水,完整地倒映出中原中也自己的身影。

“要不是不能在大庭广众下斗殴……不对,我就不应该和你这个该死的家伙搭话。
中原中也闭了闭眼睛,不想再和他废话。他径自拿起手机,打开了通讯录。

“……所以我吓唬他,要是再在那里玩那个游戏,我就报告给您……虽然我不会真的打扰您,他还是跟着我一起走了。”
中原中也难得有点心虚,一边回忆一边观察首领的反应。见森先生并没有什么表示,他就快速揭过了这一段,讲了下去。
“那天我再一次见到他,是在晚上十一点钟的时候。”

彼时中原中也刚和下属喝完酒,带着点醉意慢悠悠地开车回家。他没有打开车载空调,而是把车窗全都敞开了。夏日凉爽的夜风穿过整辆车,伴着引擎的共鸣,令中原中也整个人都沉浸在舒适的夏夜中。
从喝酒的地方到中原中也住的地方,恰好要经过太宰治的住处。中原中也在一个拐弯处打过方向盘,就看到一个人影立在太宰家门口的路灯下。

等车开近了,中原中也才敢确认那真的是太宰那家伙。
那个人难得地在嘴里叼了根香烟,红色的火星在烟雾缭绕中时隐时现。车靠近他时,他早听到引擎声,已经转过了身来,注视着中原中也从车窗中探出半个头来。
“喂,你大晚上的站在这里做什么?”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中原中也脱口而出的就是这句话。话音刚落时他就心知不妙,过往的经验告诉他,一旦好奇心被明晃晃地摆在这个混蛋面前,有大概率此生都得不到满足了。
他看着太宰治把香烟从口中拿出,笑眯眯地道∶“你猜?”

果然。
中原中也烦躁地嗤了一声,不打算再做无用的追问:“不想说就算了,你继续在这站着吧……别忘了明天还有个新任务,首领让我们准时到。”
他顿了顿,又加了句话:“明天见。”

太宰治无谓地点了点头,看起来没有接话的意思——这在中原中也的意料之中。

他知道太宰治是首领一手扶持起来的,从格斗到学问都是森先生亲自教授。
但是他也知道,首领悉心教导了太宰治学生对老师之礼、后辈对前辈之礼、下属对上级之礼,却没有教给他老师对学生之礼、前辈对后辈之礼、上级对下属之礼——更没有对同伴之礼。 
更糟糕的是,太宰的天才也使他有资本对每个不如他的人无礼,以至于所有人对他的态度已经习以为常。

正是因为怀抱着这样的看法,所以太宰治随即的动作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期——那个人居然扔掉手上的香烟,朝着车窗弯下了腰。
他在中原中也的额上落下了一个不含任何情欲的、轻飘飘的吻。

中原中也一时不知道该作出什么反应。
从这个角度,坐在车里的人只能看到太宰治的苍白的脖颈与胸口。在他眼前,太宰治的喉结正随着那个弯下腰的动作微微突起。与此同时,中原中也还嗅到了一股混杂着淡淡酒气的烟草味,复杂得好像眼前的这个人——但那股味道很快就远去了,短暂得如同这个蜻蜓点水的吻。

“那么,晚安啦。”
太宰治那轻佻的腔调与这个亲吻前的别无二致。他若无其事地直起身来,将地上的烟头踩灭,径自转身走入了屋门,没有再看中原中也一眼。

这时,一只莽撞的虫子从大开的车窗冲入,撞到了中原中也的手臂上。他觉得手臂有点痒,于是随手把虫子从臂上抹下,却感到手心一阵刺痛。翻过手来时,他才发现那是一只被车内灯光吸引而来的濒死的蜜蜂,已经失去了尖刺和内脏,正在中原中也的手上虚弱地爬动。
他不禁哂笑,不再去管额头上那一小片发烫的皮肤,而是拔下手臂上的毒刺,随手将蜜蜂弹出窗外,然后继续把车开上回家的路,却也忘记了问太宰治为什么他不说“明天见”。

“……提醒了他后,我就开车回到了家,听到那个消息时已经是第二天了。”
中原中也结束了这一段简短的叙述,恭敬地垂下了头,等待首领的下一个命令。
森鸥外依然是那副沉思的模样,半晌后才抬起头来,打破了空气中凝滞的沉寂:“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中原中也行了个礼,倒退出首领办公室,利落的脚步在柔软的长毛地毯上没有发出一点声响。但在他小心地关上那扇沉重的木门时,门缝中又若有若无地飘出了一句话。
“你不必对此介怀。”

……是错觉吗?
中原中也皱起了眉,手上的动作却并没有慢上半分。但大步走向电梯的时候,他还是不经意地想起了一周前的一个奇怪的梦。
就在那个日子的前一天,他梦到自己站在一间花店中。

他敢肯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间花店,他的记忆中也没有类似的景象。在那个店里,他手中持着一束芬芳的蓝色的花,背对着玻璃门。夏日午后的暖阳把他脚下的影子拖得很长很长。
中原中也还来不及辨认出自己身处何方,身后就突然响起了叮铃铃的风铃声。

他抱着一点好奇转过身,看见了一个茶褐色头发的男子。
有那么一瞬间,中原中也没有认出这个是他讨人厌的搭档,因为太宰治的打扮真的与他平常相差甚远。他身上没有缠着那些绷带,而是穿着一件湿透了的白色短袖上衣,头发也湿淋淋的,还在滴水。

“呀,中也。”那个一身狼狈的太宰治开口道,“选好花了吗?那就给我吧,我还要带着花小姐一起去投河呢。”

中原中也记得当时自己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花,又抬头看了看太宰治。
梦中正是下午两点钟,玻璃门外的阳光太过刺眼,照得他不太看得清眼前的事物,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以为太宰治身上缠满了水草,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他衣服上的绿色图案。

中原中也突然觉得很厌烦,太宰治这家伙天天嚷着去实行他那个破自杀计划,却总是不见他进入成功女神的视野之中,甚至还搞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闹得Mafia里人尽皆知。
到现在,傻子都看得出他没有真的想寻死——这个祸害只会在这个世界上死皮赖脸地活着。

这么想着,他把手中的花一把扔在地上。
反正这是个梦,不是吗?

随着他的动作,蓝色的花瓣散落满地,突然冒出的几只蜜蜂嗡嗡地飞过来,绕着花瓣打转。一阵风吹过,不知来处的花瓣渐渐堆积。植物纤维朽烂的气息覆盖了阳光的味道,湛蓝的海水悄无声息地没过了太宰治的小腿,水草缠绕上他的脚踝,水面上缓缓漂来几只蜜蜂的残骸。
“去死吧,太宰。”他说。

“好啊。”那人笑着回答道。

【陀太陀】激情乱打

太宰治不喜欢陀思妥耶夫斯基,正如陀思妥耶夫斯基不喜欢他。这不仅仅是因为阵营的不同。
太宰治无法理解陀思妥耶夫斯基把自己提升到世界以外的位置来判决生死的行为,陀思妥耶夫斯基也对太宰治在这个世界中寻找意义的行为无法认同。
两人把彼此当作不可理喻的人,又不约而同地把对方当作最终的障碍——就在相遇那刻,他们已经看见命运在远处埋下了伏笔。

太宰治接到首领的召回,包袱款款地离开俄罗斯那天,春雨终于来了。
新生的叶子被雨滴打得垂了下来,在俄罗斯灰蒙蒙的天空下,像是长出了一团团嫩绿的云。

陀思妥耶夫斯基专门抽出空来送他上机。太宰治在踏上铁楼梯的第一个阶梯时转过了头,就看见那个一身白的魔人突兀的站在机场上,远远地看着他。
几个穿着橙色制服的机务人员匆匆从他身边跑过,似乎没有看见那个与忙碌的环境格格不入的人。

有那么一秒,太宰治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或许是和这个斗了这么久的人道个别,或许是继续嘲笑他还是死守着所谓理想钻在地下活动,亦或许是告诉他那天的红菜汤其实还不错。
但他很快就意识到他们之间的距离太远了,那人最多只能看到他的嘴巴张合,根本听不清内容。于是他放下手中的行李,形式性地朝那边挥了一下。
在后面的乘客出声催促之前,太宰治重新提起行李,向前走去。

在走到楼梯最顶端的时候,他再一次回了头。
那里已经空无一人。
于是太宰治笑了笑。他调转头,逆着人流和不住的抱怨声快步下了楼梯,几个不明所以的属下也跟着他跑了下来。

“太宰先生?为什么……”
“我原本期望你们能有点悟性,现在发现果然还是不可能的啊。”太宰治说,“这架飞机已经不安全了,回去之后必须彻查驻外人员的名单。把吃里扒外的家伙处分掉。”

一小时后,太宰治连同他的属下换了一身装扮,从低着头唯唯诺诺的线人手里接过新的机票。二人的手指相触那刻,太宰治看见对方的手顿了顿——随后,他听到线人短促地哼笑了一声。
太宰治恍然大悟,又觉得这是在情理之中。黑手党的干部抬起头,带着一顶鸭舌帽的魔人对他露出了然的微笑。
太宰治身后立时响起了保险栓打开的声音。他的属下如临大敌地举起枪,瞄准了死屋之鼠的首领。
太宰治没有笑,他只是眨眨眼,平静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交换了一个眼神。紧接着,他从口袋里掏出几张机票,在乔装打扮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眼前晃了晃,略带愉快地看着笑容从那人脸上消失。

于是他说:“您来猜猜,我手中还有多少张机票呢……老鼠先生?”

——太宰治不喜欢陀思妥耶夫斯基,正如陀思妥耶夫斯基不喜欢他。

【陀太陀】现实(一)

俄罗斯最广为人知的菜品莫过于红菜汤。搭配上好的面包,蔬菜的辛辣与酸味交缠着在舌尖起舞,加以半遮半掩的甜味作为丰富口味的点缀。正如每一样普及甚广的菜式一般,每个厨师都有自己的独门秘方,再加之各人有各人的喜好,对于红菜汤最好的做法至今众说纷纭,并无一个统一的标准。

“所以,”陀思妥耶夫斯基又舀起了半勺汤汁送入口中,等到那浓重的味道在口中完全消散后,才慢条斯理地接上之前未完的话语。
“这家的口味,您觉得如何?”

坐在他对面的人是同样的半大少年,面前也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红色浓汤。但与穿着白衣、坐姿端正的魔人不同,他身披黑色的西装大衣,一只脚搁在旁边的花坛上,以一个放松的姿势半靠着桌子。
陀思妥耶夫斯基发问时,少年正百无聊赖地用勺子在碗中胡乱划着,荡出一阵又一阵的涟漪。

“这个嘛,我觉得还行吧。倒是费佳,你很喜欢俄式红菜汤的辣味?”

“唔,这么明显么。”陀思妥耶夫斯基低下眼眸,凝视着汤中浮浮沉沉的红色块状蔬菜。
半晌后,他拿起勺子微一用力,土豆块就轻易地被锋利的金属一分为二。
这可比切割肌肉要轻松,他想。

“哎呀呀,说起来,我们好像曾经讨论过这个话题。”太宰治笑笑,对他的感叹避而不谈,轻巧地将话题转到另一个方向。

“是的。我记得是在……第三次见面的时候。”
但那时的气氛可没有现在那么平静。陀思妥耶夫斯基犹豫片刻,吞下了这后半句话。

彼时的太宰正半只脚试探地迈进异国的圈子中,通过更换身份在不同组织的外围周旋。那个不说顺风顺水、也是少遇阻碍的少年,却在进入死屋之鼠时被陀思妥耶夫斯基一语叫破了身份,费了一番功夫讨价还价才将事情压下去。
太宰治至今为止少有如此狼狈的时候,要说不记仇那是骗人的。但死屋之鼠虽然核心人员稀少,手却伸得极长,与各个组织间的关系错综复杂,远非一个外国的组织干部能够轻易干涉。

尽管如此,之后在不同的地方与魔人碰面时,太宰总要想方设法地顺手制造点障碍。虽然没有成功让人栽个大跟头,但少不得令人烦躁一番。至于陀思妥耶夫斯基,他已经习惯了每每在人群中与太宰治眼神相接后,都会渡过一个不那么平静的夜晚。

其中局势最紧张的一次,是太宰治主动约“死屋之鼠的首领”出来下象棋。陀思妥耶夫斯基对这个奇怪的要求欣然接受,并且准时在约好的地点露面,却不想从下午两点钟等到华灯初上,坐在小咖啡馆中看完了整整一场小雪。待得羞答答的月亮从云后露出一点尖,太宰治才姗姗来迟。
陀思妥耶夫斯基没有生气,事实上他也很少生气,因为要对付太宰治的话,暴跳如雷反而落了下乘。
他雇佣了一群中立的豺狼,把太宰治暗中的棋子逼到了明面。这是一个毫不遮掩的陷阱,但太宰治只能跳下去。如果不在那个时刻展现出自己的实力的话,北国的一群饿兽定会蜂拥而上,把这个手握诸多武器和情报的“商人”啃噬干净;他只能选择将身份暴露出来,同时也宣告着潜入计划的终结。

——TBC——

国际象棋

读前必阅:
①陀太陀
②文中有大量捏造,请谨慎食用。

冬夜,太宰治拐出卡尔马克思大街,走到了安哥拉河畔。

俄罗斯的冬天无疑是寒冷的,没有多少想不开的人会在这时候外出,街边只有一家小咖啡馆还亮着灯,灯泡忽明忽暗的。傍晚的时候下了一场小雪,路边的积雪还没被清扫干净,但现在天气已经完全放晴了,月亮羞涩地躲在一片残云后,半遮半掩地露出一点尖。繁星若河。
呼啸的夜风不知何时平息了,空气中隐约飘来一缕松香——太宰治仔细辨认了一下,嗅出一点熟悉的横滨水草的气味。不冻河上常年飘浮着一层薄雾,富有异国风情的建筑伫立在旁,令整个河岸都笼罩在一种如梦似幻的氛围中。

夜色中,咖啡馆的破旧招牌闪烁着三色光。在那下面,在白色栏杆围成的小院子中,有一个黑色的影子蜷缩在座位上。太宰治走近,看到了那顶熟悉的白色长绒帽。往下看,墨色披肩上落了几点还未融化的雪粒,异常显眼。
那人面前的圆桌上摆着一个木制国际象棋棋盘,黑白棋子井然有序地排列其上。太宰治看了一眼,是一个残局。于是他拉开桌对面的另一把椅子,毫不客气地坐了下来。椅腿摩擦地面,发出了刺耳的“喀喇”声。

“你对这种简单的东西感兴趣?”
他随意地捻起一枚棋子,在手中把玩。

“偶尔有点休养身心的爱好也不错。”陀思妥耶夫斯基意有所指地答道,“毕竟最近出了点小骚乱。”

太宰治把手中的兵放到了棋盘上:“我谨代表港口黑手党表示衷心的慰问。”

棋盘对面的人似笑非笑地挪动了棋子:“承您吉言。我恰好听闻贵方也不太平静,看来北国的寒风并不能吹熄那些蠢蠢欲动的火苗——愿神亦能保佑您。”

太宰治并不应答,只是饶有兴趣地端详着棋盘。半晌,他终于判断出了局面,移动了一个马:“无妨。凡是胆敢侵犯黑手党之威名的宵小,都将被彻底摧毁。”

“哈——”
俄罗斯人笑了起来,轻巧地打了一个响指。刹那间,整齐划一的脚步声打破了安静的夜晚,原本黑暗的半边街道灯火通明,全副武装的部队自民居中涌出。太宰治认得那种装束,是国际雇佣兵,一群只认钱的豺狼。
陀思妥耶夫斯基手中的棋子落在棋盘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将军。”

“是吗?”
随着太宰治的话音落下,一批人举着枪的身影自黑暗中浮现,悄声无息地从街道另一方向走来。从他们的装备可以看出,那是黑手党的精锐部队。
太宰治轻轻挪动了一下棋子,面无表情地抬起头,望向陀思妥耶夫斯基。他青涩的眉眼中无端透出一点肃杀,茶色瞳孔中倒映着俄罗斯人依然在微笑的脸庞。

“明明是逼和了啊。”

“失策了。”
午后和煦的阳光照在榻榻米上,陀思妥耶夫斯基端坐在光影的分界线中,喃喃地垂下眼眸。他的半边面容隐匿于黑暗里,教人看不真切,宛若裁决罪恶的无情神祗。
“这是第二次了吧。”

“没错,我偶尔也能反将一军呢。”
太宰治穿着米色大衣,嘴中叼着一根草——不知道他是怎么在室内找到这种东西的——懒洋洋地换了一个姿势,望了一眼对方脚腕上的镣铐:“过得怎么样,在特务科?”

“如果你是真心想问这么愚蠢的问题,那我要重新评价你了。”
他并没带有故乡浓重的口音,出口的日语标准悦耳。太宰治不禁联想到多年以前在俄罗斯冬日吃到的爽脆多汁的苹果,冰冷而甜蜜,就像面前的人给他的感觉一样——致命的苹果。

太宰治笑了,漫不经心地向后一靠,目光投向洁白的天花板:“那么,你是在等第三方的棋子吗?”
陀思妥耶夫斯基停顿片刻,报以同样的微笑:“就算知道,你现在又能怎么样呢……武 装 侦 探 社的太宰治。”

茶室又重新陷入了沉默,太宰治盯着那飘浮在阳光中的尘埃,目送它们以极缓的速度落在棋盘上。但这沉默并未发酵开来,因为敲门声很快就响起了——这是在太宰治意料之外的,他猛地起身,望向了那个人。

费奥多尔仍然在笑。

灵感来自原著中太宰的话:“象棋和围棋之类都太简单太无聊了。你有什么推荐吗?”
一开始本来打算找个经典残局搬上去的,但根本不了解国际象棋的我一看到棋谱那堆字母就傻眼了……还好最后坚强地写了下来。

最后一个小剧场:
太宰看到了陀思。
太宰转身走了。
全文完。

浮木

*以前的芥太短打,存一下。

太宰治也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模模糊糊地,记忆中似乎有一位女士——虽然太宰已记不起她确切的面容——对他说过:“你太聪敏了。”(好像是在某个酒吧中,趁着嘈杂的时候说出口的罢,这般冒昧的话语。)
“看得透彻,别人的喜怒哀乐便不会放在心上了。这可不是一件好事……治。”
听到那句话的时候,太宰只是习惯性地露出了他那无所不能的、三分暧昧七分轻薄的笑容,揽上了那嫩白的藕臂,将她拉了过来,随后便是鸳鸯私语,春燕比翼。

……她或许是有一点道理的吧。
太宰伸出手,恍惚地抚住了学生的头。那在他身上胡乱啃咬的狂犬,竟然也乖乖停下动作,抬起了头。
是什么时候,你居然起了这种心思呢,芥川。从何时起,你竟迷恋上了我这副枯槁而腐朽的皮囊?也许是有我放任的因素在其中……不过,还真是出乎了我的意料啊。

太宰治主动凑上前去,握住了芥川的手,十指相扣。对方的手很热,手心出了一层薄汗,手背上粗糙的一点是以前留下的伤疤。太宰治的手一向是冰凉的,于是与之相握的芥川的手也渐渐冷了下来。
太宰治笑了起来,眯着那双鸢色的眼睛,暧昧地轻咬学生的唇,但他的情绪是平静的,甚至使他的眼神也带上了一点凉薄之意。似乎是被这神情刺激到了般,对方的舌头陡然侵入,执着地纠缠不休,似要粗暴地将一切事物都掠夺殆尽。
太宰没有闭上眼睛,而是直直地、直直地迎上了那双漂亮的黑眸。
一双执拗而倔强的、受伤的孤狼的眸子。

于是,太宰治温柔地搂上了他的脖颈。

初见

*陀太陀
*有很多捏造,请谨慎食用

太宰治将武器商人的身份证明递了出去,在俄罗斯人的引导下走进了屋子。经过一个漫长的下坡,经过带有冰冷水汽的青苔,经过从缝隙角落渗出雾气的墙壁——他甚至有闲裕调笑了一番此处与地下监牢的相似之处,不过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最终,他们到达了目的地。
带路的人对太宰礼貌性地半鞠了躬,就悄无声息地后退一步,消隐在浓重的黑暗中。

太宰治环顾四周。
阴影中隐蔽的摄像头、有不易察觉的撕裂痕迹的苔藓、还有……
他敲了敲那处墙壁。空心的,是盗贼一贯的作风。

“不愧是地下的鼠辈啊。”他自顾自地感叹了一句,紧接着就被自己的用词逗笑了。
那么,最大的那只老鼠——

维持着那轻松的笑容,太宰治绷紧了弦,转过身,推开门,走了进去。
啪嗒。
太宰治踩到了一滩血渍上。

血流是从一具尸体身下蔓延过来的,一个与带路人穿着相同服饰的人正在把尸体拖走。
一个带着白绒帽的男人正倚坐在桌旁,他的长发垂在额前,神情淡漠,脸颊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他听到开门声,抬起头,用他那无机质的瞳眸望了过来。

“这就是死屋之鼠的待客之道吗?”太宰问道。
“这就是死屋之鼠的待客之道。”那人站了起来,吃吃地笑道,“欢迎,我是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死屋之鼠的首领。很高兴见到您,来自异国黑手党的客人。”

太宰盯着他看了几秒,也笑了:“我是太宰。太宰治。”

红的血,黑的发,白的人。
——这是死屋之鼠首领与黑手党外派干部的第一次会面。